快捷搜索:

这种招数是每一个圣人都会的也只有圣人才可以

毕竟这乃是原始天尊的含怒一击,其中温含的力量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想的,而敖良辰也是用出全力,一时间,光是余波,就让其他的圣人都连连皱眉,心中再衡量自己能不能达到这个标准。
 
    而比较靠前的东皇太一与冥河老祖,瞬间将自己的法宝祭了出来,这等狂暴的余波,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凭自身的力量可以接受的,还好这是在战场的边缘,若是在核心的地带,就算他们为至圣,也难免陨落,或者重创。
 
    就算是如此,身在最边缘的那些大能也都一个个的急忙退出混沌,感受道那种余波袭来,他们都自问不能抵抗,哪怕如同帝俊,蚊道人等一些顶尖的二尸准圣,也纷纷离开了混沌,退到了洪荒。
 
    那些地火风水席卷而来,直到碰上洪荒的界壁才消散。
 
    “哼,玉清大道,至高无上,顺天应地,天道加持。”原始看到自己的混沌剑气,竟然不能进敖良辰的身,顿时大怒,怒火中的原始如同疯魔了一般,看向敖良辰的眼神都已经变得深红,当即施出了消耗自身气运的天道加持。
 
    敖良辰虽然没有先天至宝,但是他的境界却是比原始的要高上一分,故而不惧原始,听到原始的咒法之后,敖良辰脸色微变。
 
    在原始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天道金轮虚影,这个东西一出现,顿时一股庞大的威压袭身,哪怕是圣人也感到了一丝心悸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四十章两圣对抗
 
    “原始糊涂。”老子看到原始竟然用出了天道加持,当即大骂,这种招数是每一个圣人都会的,也只有圣人才可以用出,因为只有圣人才能以鸿蒙紫气为媒介,唤出天道金轮虚影,加持自身。
 
    虽然会让圣人的境界会攀升一个层次,但是后果极其严重,那就是自损气运,原始天尊这一次,至少要耗掉自身十分之一的气运,而现在三清在一起,一损俱损,老子与通天教主同样也会损耗十分之一的气运。
 
    要真的只是这样,老子也不会骂出口了,关键是,原始糊涂,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要知道你面对的不是混沌之中的混元大罗金仙,而是与你一样都是洪荒的圣人,天道加持对方同样也会。
 
    敖良辰看到原始用出了这招,脸色微微一变,但是并没有出现惧色,而是露出嘲讽,原始原先的境界只有混元大罗金仙初期,就算用了天道加持,也不过是将境界提升大道了混元大罗金仙中期。
 
    而敖良辰本身乃是混元大罗金仙初期巅峰,敖良辰相信只要自己能够在原始的手上撑过一个时辰,到那时天道加持的时间一过,原始会陷入低谷,只有至圣的战力,到那时便是自己动动手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“原始天尊真是看得起本皇,还用出了天道加持,难道原始天尊还有信心斩杀本皇不成,哈哈....气运损耗的滋味不好受吧!”敖良辰看着原始天尊哈哈大笑道,语气之中满满的嘲讽之色。
 
    原始脸色深沉,他也不知道,方才自己是怎么了,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,明智的他,绝对不会做出损耗自身气运的事情来,毕竟气运才是圣人的根本,可是方才,他总感觉有一个力量迷失了他的心智。
 
   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原始天尊狠狠的看向敖良辰,要不是此人,自己也不会损耗十分之一的气运,:“希望龙皇道友在接下来的时间,能够如同现在一样的硬气。”
 
    原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充满了无穷的法力,自己上方的天道金轮每一次转动,都会向原始的身上注入一种法则。
 
    “空间凝凝,时间静止。”原始天尊瞬间施展两大无上的法则,向敖良辰打去,虽然天道金轮注入的法则领悟程度不高,但是总能起到一丝作用。
 
    之后,原始天尊便连挥出几道混沌剑气,向敖良辰射去。
 
    突然,敖良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,就连法力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制,敖良辰连忙用水火法则将那时空牢笼挣脱,但是原始天尊的混沌剑气已经袭来。
 
    这时的原始天尊可是与先前有着境界的差距,敖良辰连忙向一旁闪去,圣人的速度自然是快到了极致,这样近距离的移动,如同瞬移一般。
 
    嗤...敖良辰最终还是被一道混沌剑气击中,顿时将他的肩膀刺穿,混沌剑气进入敖良辰的体内,开始大肆的破坏起来,这些可都是有着混沌属性的东西。
 
    “噗...”敖良辰吐出了一口鲜血,忙即用法则之力
 
    一连九道混沌剑气都击到了敖良辰的龙躯之上,不过却是被龙鳞与十二品净世白莲挡了下来,虽然如此,但是敖良辰身上的那几片鳞片也都被震碎了,流出鲜红的血丝。
 
    “原始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,贫道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神通。”敖良辰巨大的龙头看着原始天尊,狂傲的说道。
 
    这时的敖良辰接连受伤,可谓是被原始追着打,脸面可谓是都丢尽了,但是同样的,只要再过半个时辰,原始天尊再拿敖良辰没有办法,那么原始就彻底败在了敖良辰的手中。
 
    原始的心中也有些着急,天道加持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,而现在时间过半,敖良辰只是受了一点轻伤,无伤大雅,但要是在这么下去,那么等会掉脸面的就该是他了。
 
    “休要猖狂。”原始眼神一凝,露出一丝狠色,到了这个地步,只能用境界压制,毕竟自己的优势要利用好,放出自己全部的威压,向敖良辰压去。
 
    随之,全身的法则之力汇聚成一方大印,有一股浩瀚的威能,这是原始全身的法则,自然不可小视,旋即也向敖良辰砸去。
 
    “境界压制,法则抗衡!好。”老子看到原始天尊用这个方法,暗自点头,毕竟原始用出了天道加持,这时的境界,是圣人之中最高的,并且法则也是最多,最深的,只要这样和敖良辰对上片刻,届时敖良辰一定会受到重创,到那时就算一个时辰过去了,敖良辰也未必是原始的对手。
 
    东皇太一与冥河老祖感受到圣人之间的斗争,这时才知道至圣与圣人之间的差距,简直就是云泥之别,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,哪怕圣人的随手一击,也可以让他们受伤。
 
    他们看到龙皇敖良辰被压制,纷纷感叹三清的厉害之处,当然,原始用的天道加持,他们并不知道,也不懂,毕竟这些都是圣人接触的范围。
 
    原始天尊之所以用这个方法,便是认准了敖良辰已经会和他硬碰硬,他已经吃准了敖良辰的脾气,狂傲。
 
    真如同原始所想,敖良辰看到原始用境界压制,对抗法则之力,旋即飞身而上,巨大的龙身灵活异常,随即他的两只龙角之上,发出水火法则,向原始的法则碰撞而去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